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
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剑三】情深义重

二月七日,晴。

我叫陆潺,二十四岁,半个月前因为某种奇妙的原因来到了现在这个名为“剑侠情缘三”的世界,成为了长安郊外一个马见马踹,狼见狼咬的小屁孩儿。

我玩剑三很久了,差不多四五年的时间,这个江湖有新人加入,有故人离开,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和传说,虽然这些故事和酒都是别人的。

当时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卸载客户端,考虑着就感到一阵困意席卷而来,接着眼前一黑,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身处一片小树林中,手里还握着一根劈了叉的破竹棍。

仔细想想,那天好像是这样子的……

——————————————————————

陆潺低头审视着自己的身体,不禁骂了一声“卧槽!”

原本二十四岁成年男人的身体现在竟然被十二三岁乳臭未干的小孩躯体代替了,而且衣衫褴褛,身边空无一物,一看就是个小叫花子!

特么的!陆潺心中悲鸣,一觉醒来变成了一个穷逼不说,他甚至连个要饭的破碗都没有,这可怎么活啊?

“咕噜噜~”

陆潺摸了摸唱着空城计的肚子,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谁规定的,小树林的周围通常都会有几乎人家,向小穷逼发发慈悲应该也不是不可以。

寒风萧瑟,残叶乱走。陆潺拖着瘦弱的身体奔波在寻找食物的路上。

然而却有比他更快找到食物的兽类在他身边伺机而动。

很快,一头凶恶的野狼呲牙拦在陆潺的前方。

其实一早他就感觉到有些发毛,可是四下看看又看不出什么可疑的东西,只能悄悄的握紧浑身上下那唯一一根可以用来防身的破竹棍。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当他看到对面那匹呲牙咧嘴的野狼,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野狼看出了他的紧张与害怕,往前走了几步,别说是几步了它就是叫一声都能把陆潺吓跪!陆潺一边颤抖着后退,一边默念着“别过来别过来”,他还是个孩子放过他吧……那狼噌的扑了上来!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狼先动的手……

暂时还是只小弱鸡的陆潺登时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陆潺已经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屋内填满了温暖的灯光。

头还有些痛,他起身的有点猛,两眼黑了一瞬,便听到一个人幸灾乐祸的笑声。

陆潺向声源望去,一身非常熟悉的衣服先入了眼,瞳孔逐渐扩大,脸上写满了吃惊二字。

“小子,被我救了就那么惊讶?”那人笑意渐深,仿佛很是满意眼前这个小孩的表现。

那匹野狼扑过来的时候,那人正好路过,人命关天,他下意识就是一个芙蓉并蒂僵住了野狼的动作,接着给了它致命一击。

他抱起了昏迷的陆潺,勾了勾唇角,这孩子穿的破烂,长得倒还不错。

于是救了人之后的心情更好了。

听了自己被救的经过,陆潺先压下了内心的疑问,道:“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倒是你似乎流浪已久,愿不愿意来投奔我万花谷?”

万花谷!对!这人一头泼墨长发,黑紫长袍加身,正是万花成男定国套装!

陆潺震惊之余还有些欣喜,没想到他竟然来到了剑三的世界当中,总归是个熟悉的设定啊!而且这人原意收留他,也就是说他不用过扬州要饭的穷逼生活了!

他定了定内心的波澜,下床道:“当…当然愿意了!我听说,万花谷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没想到我乞讨了几年,竟然还有这样的机会。”

“哈,若不是你骨骼清奇,是块习武的好料子,你道我会收留一个臭要饭的?”看他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又道:“我叫莫辞,你呢?”

莫辞??“师父?!”陆潺脱口而出,莫辞一听笑道:“这也不错,也有了一个带你回去的正当理由。”

陆潺怔怔的看着他。

莫辞是陆潺剑三生涯拜的第一位师父,也是五年来唯一的亲传师父,他交给他这个游戏所需的知识,和装逼用的手法,给了他许多好东西,初入门时陆潺便收到了师父寄给他的最高品质背包,尽管师父身上也只有几千金,却能拿出来给陆潺一半,那时他就认定,这个师父,他会一直跟着直到一方离开。

回想他遇到师父的情景,好像也是这样的小树林,陆潺正拿着一把残铁剑艰难的戳着小怪,一身白衣的师父从天而降,瞬间秒掉他死了多次都打不掉的怪,笑着给予了他一堆纳元丹玄九丸。

游戏里认识的第一个人,也是经历离别时最舍不得的人。

师父莫辞也是个万花。

陆潺的眼眶有点湿润。

师父,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妈的什么辣鸡………………实在是好久没写过文了,不管怎样慢慢恢复吧,突然一开文生涩的不得了,唉……

评论
热度(1)

© 江睨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