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
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光天化日【贺红】狐妖X天师AU

什么什么症候群:

我和基友的练笔作。。。大家多多包涵啊啊啊啊 没有柔美娇弱的狐妖红毛设定 说不定还有打打杀杀。。。热衷于打打杀杀的两人。。。我和基友还有智取威虎山的九八文。。。有兴趣大家可以看 祝各位看文愉快~这章是我和基友共同完成 我 负责打打杀杀。。。。她负责谈情说爱。。。





x市郊外的夜晚 静谧的青云山深处,一棵枝繁叶茂的槐树后隐匿着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他双手插兜,看似漫无目的,实际却全神贯注的注意着正前方不远处的一株没腿的灌木丛。 没多久,一个满头火红色头发的少年拎着一个沉甸甸的麻布袋子,一脸阴沉地走过来,在离男人还有几十公分的地方顿住了脚步,咬牙切齿的将手中的布袋甩向男人胸前,像是恨不得把对方砸死一样。 男人接住袋子,抬头看了眼红毛,自言自语道:“哟,还挺快的。” 红毛冲他竖起了愤怒的中指:“该死!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这玩意儿了!” 男人暗暗咋舌,右手食指竖在唇边示意红毛闭嘴,红毛黑着脸瞪了他一眼,翻身跃上槐树上最粗的枝干,盯着男人把袋子里他辛苦捉来的十几条蛇扔到灌木丛前,引诱目标出现。 男人叫做贺天,是x市最有声望的天师,驱鬼捉妖不在话下,前两天被一个本应更善于捉妖的道士找到,并且“被接下”了现在这个生意,本想有个美好的周末假期,现在却不得不带上自家“宠物”,来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山林里捉妖。 贺天想到那个道士,就有一股怪怪的感觉,让他不由得皱紧眉头。比他更讨厌那个道士的无疑是他的宠物红毛了。树上的红毛不满的板着脸,想到这种荒山野岭比家里舒适的大床差了不只十万八千里,心里就十分不爽。 突然,红毛的右耳极快的耸动几下,神情严肃起来,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张开,露出了掩藏住的属于兽类的尖锐指甲,底下的贺天也全身进入戒备状态,一只手已经抽出了几张符箓,等着目标现身。 一团巨大的黑影从灌木丛中窜过,瞬间便弹到了一棵同样巨大的槐树后面,贺天红毛两人身上都佩戴了屏息符,不会轻易被黑影发现。那只黑影从槐树后探出了半个头,向蛇堆那边瞧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别的生物存在,这才大模大样的从树后走了出来。 仔细一看,这只妖怪的本体原来是一只巨大的隼,成妖之后羽翼坚硬丰满,喙部尖长,双目通红并且泛着暗红的光。看起来凶猛无比。 贺天趁着它在狼吞虎咽那些可怜的草蛇,迅速的甩出一张定身符,本来以为这一张符纸会甩空,没想到却在隼妖的身上贴了个正着,贺天和红毛都是一愣,不约而同想到“这么容易?” 那隼妖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吞咽时的动作,一脸懵逼的瞪着现出身形的俩人,内心仿佛日了蛇。 红毛扭头,挑了挑眉,眼神示意:过去看看? 贺天点点头,下巴朝隼妖一抬:你去。 红毛一脸狰狞:你咋不去?! 贺天勾唇一笑:我是你主人,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操!”红毛暗骂一声,抓了抓炸起的头发,起身的同时双腿曲起一蹬,跳到另一棵树的树杈上。他动作灵动又飘逸,落地无声,看起来像是一只敏捷的猫科动物,红色的短发在空中划过,肌肉线条流畅干净。与此同时,树下的贺天悄悄的舔了一下嘴唇,色情的眯起眼睛对红毛笑了笑。 红毛余光看到了贺天的笑容,翻了个白眼作出一个呕吐的动作。贺天好整以暇的弹了弹肩膀上的符咒灰。红毛收回目光,紧盯下方的“猎物”。 黑夜中他的瞳孔出现了变化,原本漆黑的瞳仁渐渐变长,颜色也慢慢的变淡,不到半分钟,红毛的两只眼睛都已经变成了如同猫科动物一样狭长的瞳孔。就在瞳孔变化完成的一瞬间,红毛的双手握紧,身边旋起一阵风,这股风从虚无中来,只围绕着红毛高速的旋转,呼呼的风声将红毛周围的空气搅动着,隐隐之间竟出现了撕裂的感觉。树下的隼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逼近,但是被贺天困住无法动弹,只张开巨大的喙仰天长啸,尖锐的叫声冲上云霄,贺天和红毛都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捂住耳朵。 叫声持续很久,红毛终于忍无可忍的大吼一声,“老子受够了!!!!!!!”然后纵深一跃跳下树冠,从上而下直取巨隼! 红毛这一声在愤怒中发出,除了人声外还隐隐带了些野兽的吼声,连贺天听了都有点心绪不宁,口中泛起一丝腥甜,连忙坐下默念起来清心诀。 红毛从树冠跃下,右手成拳,周身裹着盔甲似的风,呼啸着冲向巨隼。巨隼看到了红毛,发出不甘心的一声怒吼,竟硬生生的向旁挪出一尺,又趁红毛落下无法及时应变之时双翼一张,两对巨翼上的羽毛仿佛钢刷般闪着金属的光泽。红毛一看不妙,空中借力蹬了一下树干,险险从巨隼头上擦身而过,然后向前一阵疾冲。 树丛中尖锐的树枝将红毛的身上划出大大小小的不同伤痕,红毛起身骂了一句“干!”然后借惯性右脚曲起一个后蹬化退为进,居然以更快的速度向巨隼冲去!巨隼此时虽想躲缺无奈脚还被钉在原地,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红毛冲过来一拳冲巨隼脑袋所去,将本来被符咒定在原地等巨隼砰的打进树干! 红毛右手保持出拳的姿势站在原地喘息,世界寂静了几秒,然后几人合抱粗的大树带着巨隼的尸体轰然倒下。 “喂” 红毛侧头,金色的双眼在空中划出一道光弧,伸手接过了一条湿毛巾。 贺天起身,看到红毛保持接住毛巾的姿势站在原地不动,胸膛仍旧剧烈的起伏,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向他,将他手中的毛巾拿下来,把红毛长长的刘海向上一拨,从额头开始一点一点帮他擦拭血迹和灰尘,还小心翼翼的吹着那些细小减轻他的痛苦。虽然他知道这点伤痛对于红毛来说可能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看着红毛不由自主顺着他手掌靠拢的头,他就没办法对他那么凶。 随着贺天的擦拭,红毛的瞳仁颜色加深,也变的越来越圆润,最终变成了普通人的模样。红毛眨了眨眼,双眼又充满了神采,他一把夺过贺天手中的毛巾,“神经病啊你,俩大男人你给我擦啥,也不闲恶心”,然后“呕”了一声。贺天早已挂起他那熟悉的欠扁笑容说:“怎么,我给自家宠物擦脸怎么了,你不让我擦,他可是喜欢的不行”,红毛听到这话暗暗的咬了咬牙,宠物宠物宠物,什么破宠物,我不喜欢怎么了,你喜欢他是吗?我还偏不让他出来,急死你个人渣! 贺天看红毛表情狰狞,也不知道他想到什么,不过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儿,就拉着他走向巨隼的尸体。 “走,去看看那什么玩意儿,别皱眉啊,我又没欠你钱,天天这样看着心烦。” 贺天缩紧眉头,眼中满是疑虑,他倒吸了口气道:“这隼妖的骨龄居然还不到三个月,怎么可能成妖呢?明显它连智商都还不具备……” 红毛满不在意:“管他呢,收拾完了就回去睡觉吧大爷困死了!“ “接着这个。”贺天扔过一个小瓷瓶,红毛好奇的打开闻了闻,立马别过脸去,“这特么是啥!你自己拿去!臭死了!” “这只隼的血,你别弄撒了。” 红毛封紧瓷瓶,说:“让我拿着也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 贺天微笑:“什么,你说?” 红毛指了指旁边的隼妖:“你把它身上剩下的血喝完。” “可以,不过。”贺天一把将红毛按到地上,“你得来当汤勺。” “卧槽!!!松开!!!”红毛惊恐地望着快要溢到脸边的黑色腥臭的血液,使劲抬起头,却在这时发现了异样的东西。 他表情有些凝重的示意着,贺天沿着他落在隼妖尸体上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那具尸体中镶嵌着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紫色种子。 “这是什么?” “不知道,从没见过,说不定是导致这只幼隼成精的原因。”贺天小心翼翼的将种子从尸体中取出来,几乎是同一时刻,尸体和种子分离之后,便焚化成了一抔齑粉。 TBC

评论
热度(38)
  1. 江睨风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睨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