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
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我在东北玩泥巴(八)【九八】

什么什么症候群:

po主今天发烧了。。。所以勉强更新一点 不知道自己写的啥!别打我




山下一处小镇,宁静安详,经过了几年的战争破败的痕迹还是随处可见。饭馆里坐着寥寥几人,掌柜的在高高的柜台后面放空。


一阵噼里啪啦的马蹄声,人们都抻着脖子看向外面,这时从外面走来两个人。


一个是个年轻人,穿着很普通,但是走路的样子和看人的眼神一看就不是善茬,他左胳膊曲起来,上面坐了个清秀可爱的小姑娘,两条乌黑的辫子,仔细看的话,两人都是大眼睛双眼皮,一张白面皮,看着倒不像掳来的孩子。


人们只匆匆看了两眼就低下头鼻观口,口观心的吃饭。


小孩拽了拽男人的衣服说:“爹,我饿。”


男人抬了抬她,四面撒么了一下,立马有几个人机灵的让出了个位置。他也没客气,抱着孩子就坐过去。


这两人,就是刚下山的老八和小米粒儿。


老八这人,年龄也没多大,再加上在寨子里的时候都是哥哥们带大的,下边干活的一堆,自己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现在身边带着这个小祖宗,老八走了不到一里就头疼的不行。


老八心里琢磨着,这会杨子荣肯定是发现自己跑了,要来逮他呢,在这一片是铁定不安全的,要走就走的远一点。可是带上了小米粒之后,他走一点停一点,一上午过去才走了一半不到,她又嚷嚷饿了。


“掌柜的,要两个菜。”


“诶,好好。”掌柜的连声答应,吓的头都不敢抬一下。


老八心里有点郁闷,不由得摸了摸脸。老子长这么可怕?那那姑娘不怕我,你怕个屁啊。


他觉得这肯定是这掌柜的自个儿胆小,没出息,就冷哼了一声。掌柜的头更低了。


老八重新坐到小孩身边,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到了口茶喝。他不太会抱孩子,小米粒摇摇欲坠的,小孩忍不住抓着他领子。


“爹。。。我想喝。。。”


老八有点郁闷的把水递给她,“米粒儿,你换个称呼呗。”


“啥称呼啊。”


“。。。叫哥吧,行不?”


小米粒眼里有点湿漉漉的,眼瞅着就要掉金豆子,老八赶忙哄她,“好好好,爱叫啥叫啥啊,爹在这呢,不哭不哭。”


没想到她听到这话,眼泪唰就掉下来了。老八看着心疼,把她的头摁在自己肩膀上,就听小米粒断断续续的说,“我。。。我知道我没爹了。。。我爹不喜欢我。。。他。。。嫌我是个闺女,不要我了


“你是好人。。。你别丢下我。。。晚上天好黑啊,还有狼,我害怕!我就是想要个爹。。。”


老八默默的听完,自己心里不得劲。他无父无母,要真算起来,那帮哥哥算是最接近亲人的所在了。他自己知道干的是伤天害理的活儿,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要活下去,就得吃这口饭,他不怕死,但是他害怕没人陪。


威虎山被破了之后,他不害怕,他知道早晚都有这么一天。老八觉得,就这么跟着三爷去了也行,他那么崇拜他,死了也没啥。可是等到真到了那一刻,他看着三爷带着青莲从暗道逃走,心里的恨竟是铺天盖地。


那一刻老九出现在他身后,他想着的不是掏枪插了他,而是想把头捶他身上哭一场。


他心里那根擎天的柱子倒了。压的他疼,


他抱着哭的一抽一抽的小米粒发着呆,等到闻着菜的香气时才醒过来,招呼小孩吃饭。


TBC


本章未完 明天中午还有一更 今儿实在撑不下去了 抱歉!

评论
热度(34)
  1. 江睨风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睨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