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
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我在东北玩泥巴(六)【九八】

什么什么症候群:

By:po主 这一章是个过渡吧算 交代一下之前的放火事件 可以剧透一下就是九八二人要暂时离开彼此一段时间啦 @你听我说嘛 妹子在晋江也发了 ID是荒声 欢迎视奸她!


 


人逢喜事精神爽。


老八这两天看着天儿更蓝了,雪更白了,就连门口总是站着的俩共跳都是美丽的。究其原因不过是终于得知了“胡彪”的真名。


他也说不上来为啥自己就这么开心,杨子荣骗了他那么久,只一句真话就让他屁颠屁颠的了,老八觉着自己怪没出息的,脸上还是乐开了花。


门口的小战士看了看老八,回头对身边的人说:“诶卧槽,你说他咋天天笑成那样儿呢。”


“咋的了。”


“看着多吓人!你说他是不受刺激了。”


“呸,扯犊子吧,他在这不给咱刺激就不错了。好不容易消停两天你可别招他。”


他想到前几天生不如死的日子心有戚戚的点了点头。


 


老八安静下来了,少剑波躁动了。


他食指敲着桌子,眉头紧皱,看的杨子荣浑身不舒坦,问他:“首长,这是咋的了。”


“老杨,我问你”少剑波压低了声音,“这老八,是咋了。”


“啥咋了?”杨子荣回忆了一下,“他这两天没啥动静啊。”


少剑波拍了下桌子:“就是啊!他咋没动静了!”


杨子荣无奈道:“首长,你给我这要求太高了啊。是你让我稳住他,别是又反悔了啊。”


少剑波尴尬的笑了笑,开始布置作战任务。结束的时候又叫住了杨子荣说:“老杨,前两天着火那事儿还没结果,我心里不踏实,你和高波去查查。你既然下了军令状说不是老八,那就给我查出来到底是谁。”


“是!”杨子荣敬了个礼。他嘴上说着不是老八,但到底是谁他也没底。而且自己也没下军令状啊。杨子荣微微叹了口气。


“咋了老杨,叹啥气啊。”


“首长不愧是首长,任性啊。。。”


 


中午的时候杨子荣到老八屋里给他换药,想起交代给他的任务,就随口问老八说:“着火那天下午,你看到啥人了没。”


老八想了想。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的,他好歹是威虎山第八大金刚,不可能没两把刷子。作为寨子里负责暗号联络的人,老八的记忆力是一等一的好,他想了一下还真想出点啥。


“诶,有了。那天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就瞅着一人蹭着窗户过去了。不知道是矮着身还是小孩,没瞅清。”


杨子荣心不在焉的恩了一声,问道:“还有没,有啥特征不。”


“这能有啥特征,”老八歪头看自己磨破皮的手腕,估摸着这两天就能好。


“真没有?”杨子荣伸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下他的脸,“再给老子想想。”


“干啥玩意儿!别老动手动脚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老八开始赶人,“滚滚滚,老子要眯一会,别这碍眼。”


杨子荣心说,前两天还拉着不让走呢,现在都开始赶人了。心里又好气又好笑,看着他,老八皮肤白,只耳朵爱红,杨子荣看着好玩儿忍不住掐了一把。


老八一下跳起来抓着他的手,杨子荣楞着没反应过来。


“妈了个巴子,你他娘的要干啥!”


“咋的,那么娇贵呢,碰一下都不行了?”杨子荣戏谑的看着他。


老八耳朵更红了,也不知是掐的还是气的,“威虎山就没人敢动老子的耳朵!”


杨子荣“哟”了一声,手腕一翻一拉,直接把老八拉到跟前,上了劲儿恶狠狠的一掐。


老八嗷了一声,“你。。。你。。。老九你个王八犊子你给老子等着!老子非得把你插了挂树杈上!”


杨子荣一笑,心情大好,“行,那咱等着,八爷您可得给我个爽快的。”他凑到老八红彤彤的耳朵旁,沉着声儿说:“省的你后悔咯。”


老八这回可是脸脖子根都给他整红了,连着耳朵一个色,指着杨子荣吼:“你他娘的杨子荣!你们共跳就他妈这么对待俘虏!”


杨子荣气定神闲的拿上大衣走了。老八看着他的背影气的没边儿,又想到刚才他那一套动作,更是恨不得剥了他的皮。又羞又恼的,他自己都没发现脸上带着的笑。


他六哥肯定要骂他:“瞅你那个浪荡样儿!”


 


逗完了人,还是要办正事儿。其实杨子荣听了老八的话,自己心里就有了数。他先去找了高波,在路上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高波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走到了地儿,杨子荣抬手准备敲门,犹豫了一下后撤一步,跟高波说:“你来吧。”


高波敲门,一阵脚步声传来,门一打开来人就扑到高波身上。


“高波叔叔!”


“栓子。”高波摸了摸他的头。


“你娘呢?”高波问。


栓子警觉地看了看他身后的杨子荣,“你带他来干嘛?”


虽然杨子荣救出了他娘,栓子还是不太待见他。杨子荣看他是个孩子,知道他就是拉不下来这个脸,也没提过。


“我和杨叔叔来问你个事儿。”


“是着火的事儿吗?”


栓子如此直白,两人都愣了下。


高波说:“你知道些啥?”


栓子扭头,“我知道,那火就是我放的。”


“什么!”高波瞪大了眼睛,看起来还想说什么,给杨子荣一把拉到后面。蹲下来跟栓子说话。


“栓子,杨叔叔知道你想的啥。但是事情已经过了,他们让你没了家,我们也把他的家端了,你还小,别让这事儿背负一辈子。”


栓子没吭气,高波看起来无比的气愤。杨子荣站起来说:“咱仨进去聊,高波。”他使了个眼色。高波叹了口气,三人进屋。


等到他和高波出来,村里已经上了亮子了,两人慢慢走着,杨子荣说:“高波,他是个孩子,他不知道这事儿有啥严重性,我希望你也不要觉得严重。你回去和203说说,这事儿就跟村里说是意外。”


“老杨,我懂。”高波闷闷的说。


到了个分叉口,杨子荣和高波分开,自己走向老八那。他想起来中午那事儿,心里莫名其妙的就开心起来,脚步也加快了,结果还没走到,两个小战士就急匆匆的跑过来跟他说。


“老八跑了!”


杨子荣心里一惊,拨开他俩撒丫子就跑。到了屋里一看,栓子他娘马青莲躺在炕上,旁边还有几滴血。老八?他妈的老八的腚都没一个!


杨子荣喝了一声:“这他娘的咋回事儿!”


TBC


所以说好的虐。。。没得!【哭起来】 今天更文发现lof改版了诶好棒好棒 码字更方便啦~希望大家看文开心 谢谢!没有捉虫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33)
  1. 江睨风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睨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