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
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我在东北玩泥巴(五)【九八】

什么什么症候群:

By@你听我说嘛 一章里每个梗都是我俩共同的结晶【不】


老八一听就懵了。
啥?你说我放火?哪个告诉你是老子放的火?
老八一下子就来了气,硬生生挤开身边的人往前挎了两步,哑着嗓子大声道:“我放火?你那破房子破庙,老子稀得放你的火?!老子被你们绑了就放你的火?别他妈狗眼看人低!今儿我把话撂这,老子要是放了这火你们就让老九插了我!”
杨子荣听他哑得厉害的声音,握紧了手,没吭声,没动。
老八见杨子荣没说话,浑身就是一凉,努力让肩膀的抖动不那么明显。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的,老八胸口憋着一股气,于是他冷笑一声,“我铁锁虽然是吃打饭的,但绝不像我六哥后背阴人,放火这事我干不出来,老子话就撂这了,这火不是我老八放的,你们看着办。”
屋内一阵安静。
砖头捅捅雷公,小声问:“这么毒,难道真不是他?”
雷公歪歪头:“谁知道,我在想那烟头怎么能扔的那么远?”
雷公说话声音不算小,正好让少剑波听见,他叫来发现烟头的那个男人,问:“那烟头哪找到的?”
“首长,是在烧着的草垛右方发现的。”
那个角落离草垛不远,谁要是扔个烟头过去再弹出来,也能弹到那个地方。而关老八那间房的窗户和着火点是斜对角,一个烟头,说扔过去也能办到,扔不过去也说的过,刚才过来灭火时少剑波问了问,没人确定是哪个人扔的。这可难住了他。
少剑波定了定神,觉得光在这盘问老八也问不出啥门道,就挥了挥手,说:“砖头长腿,再去调查一下线索,高波把老八带回去看好,其他人先回去站岗。”
“是,首长!”
接到命令的人各办各的事去了,高波把不知道在想啥的老八带了回去,等其他人也走完了,少剑波发现杨子荣还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你有什么事?”
“首长……那个,我是这么想的这事。”杨子荣看了看外面,走近少剑波,少剑波抬抬眼皮子:“啥?”
杨子荣道:“我觉得吧,这火不会是老八点的。”
“哦?为什么?”
“老八这人…他这人性子直,就像他说的,跟水香不一样,背后放火这事他干不出来。
“况且老八手在背后捆着呢,他用嘴也吐不了那么刁钻的地儿啊。
“如果真是他,那他干嘛还叫人过去灭火?”
杨子荣觉得他的想法应该挺靠谱的。老八这人他不能说特别了解,也不能说不明白,但他心里就知道,他的想法应该是对的。
少剑波盯了他一会儿,身子往椅背上一靠,“老杨,我就一个问题。”
“您说?”
“这烟卷是谁给他的?”少剑波指了指桌上的证物。
杨子荣把手拳在嘴角尴尬的咳了两声,:“首长……我给的。”
少剑波:“……”
“你这个人,老杨,不是我说你,你能不能别那么好着一个土匪?之前也是你说了让兄弟们别狠着欺负他,兄弟们就碰都不碰他一下,你还想怎么样?啊!你还给他送烟?你怎么那么好呢你啊?”
“首长,我认错。”杨子荣站直了身子,目视前方,一副任凭宰割的样子。
少剑波“你”了一下,停顿了半天,才说:“行了,好在损失不大,你先回去吧。”
“首长这是,不准备罚了我?”
“你废话这么多?”
杨子荣笑笑,抖了抖大衣,“是,首长!”


老八又回到呆了好几天的小屋,门口站着俩小战士看守。
老八呆坐在床上,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门口俩小战士冻的哆哆嗦嗦的,过了一会儿,闲聊了起来。
“你说,这土匪关在这是个怎么回事啊?还得天天伺候他。”
“屋子都烧了,摊上这帮土匪就没好事!”
“那有啥法,他窝里有人。”
老八耳朵尖,听这话不对味儿,屋里马上就传来了嘶哑的吼声:“谁他娘的窝里有人?!老子窝里有啥人!?”
“瞎嚷嚷什么!我们说话让你听了吗?”
老八喊:“你们说话那么大声半个村都听的真真的!谁想听你们娘们唠嗑啊!有种冲你们家首长说去,别搁老子门前嚷嚷!滚滚滚!”
门外静了一下,然后响起了“胡彪”那可恶的声音,“怎么回事?”
小战士说:“那土匪在里面死命嗷嗷,一点也不消停。”
“行了,我进去看看,你们去休息休息吧。”
杨子荣打发了两个人,踏进了老八那屋。
老八正想着完了完了嗓子真得毁,一边看到了那谁进来,张张嘴,实在难以发出声音。
杨子荣不慌不忙的给他倒了杯水,“吃药吧?”
老八背对着杨子荣,晃了晃紧紧捆在一起的手。
“老八,”杨子荣坐到他身边,“如果我把你的绳子解开,你不会跑吧?”
老八扭头看着他,一双大眼眨巴眨巴,没说话。
杨子荣看着他的眼,点点头,一边解着他手上的绳子一边说:“药你自己喝,我把你松开,你也不许给我惹事,听见没有?”
“哼。”老八手终于解放,抻了抻胳膊,浑身都卸了劲。胳膊挥到杨子荣眼前时,被一把给抓住了。
“这都出血了,你怎么都不说一声?”杨子荣抓着老八的手,仔细瞧着他的手腕。
老八本来就白,被绑了几天的胳膊血液不流通,附近的皮肤苍白,破皮流血的手腕就更显得碍眼。
老八手往回拽拽,“干嘛啊你?”
杨子荣在屋里翻出一瓶治擦伤的药膏,沾了些涂到老八破口的地方,“老八,要不你就投共吧,在这受这罪是为啥?”
“又来找我投共?”老八撇撇嘴,“老子不想干那些吃力不讨好的活。”
“你要是投共,咱俩以后就可以一块干事,你说这多好。”杨子荣放回药膏,挨着老八坐下来。
“我从来没想过有自己给共跳干事的一天,老九,你好歹给我想的时间吧?”
杨子荣抹了把老八的脸,眼睛一弯,“得,你想着,想好了就叫我。”
“哼。”老八喝了两口水,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微妙的问杨子荣:“哎,老九,甩个蔓儿。”
杨子荣一愣,反应过来后正了正衣襟,正经笑道:“啃草子蔓,杨子荣。”

TBC
没啥说的 发点糖给大家吃 谢谢观看!没有逃脱深夜命运…以后中午一更深夜一更 应该

评论
热度(40)
  1. 江睨风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睨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