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
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我在东北玩泥巴(四)【九八】

什么什么症候群:

这一章是po主本人 多多包涵 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接上


老八听到这声音猛地把头从一堆被褥里抬起来,眼前却和糊了层毛玻璃一样看不清,心里愈发的焦躁起来,忍不住吼了句:“你他娘的站近点!老子都看不见你!”


杨子荣哭笑不得的看着他眨巴眼,走过去的时候顺手拿了碗水挨着老八坐下。杨子荣沾了沾水,伸手就要往他脸上抹,老八往后一倒,“你干嘛?”


“啧,你别动”杨子荣不耐烦的扣住老八的后脑勺往前掰了掰,一直带着凉意的手摸了摸他的双眼。


“行了,睁眼”杨子荣说完起身。


老八把眼睛睁开,杨子荣正背对着他脱衣服。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杨子荣这么多天没来,他都想着等他出现非臭骂一顿不可,但等他真的在这屋里了,他反而啥也说不出来了。


老八张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又闭上了。自从那次来了之后,杨子荣已经很久没来了,老八想和他说说话,即使骂骂他也是好的,但是过了这么久,想骂的都骂完了。


老八有点无奈的想到,自己和胡彪已经是连话都没得说了。


他这么想着,心里一阵慌乱,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又看得见啦!”


杨子荣疑惑的回头,“你什么毛病,没事儿嚷嚷啥。”


老八撇了撇嘴。


杨子荣坐过来,点了根烟说:“最近嗓子怎么样了?”


“别假惺惺了,整的你多在乎似的,药都是别人送,自己影都没有。”


杨子荣眯着眼看他,没说话。老八看他叼着烟也不抽,就有点急,“诶,你那个烟不抽给我啊。”


“这个?”杨子荣抬了抬下巴,烟被他含在嘴里上下颤了颤。


“别废话,给不给。”


杨子荣无奈,“你嗓子都这样了,要不别抽了?”他嘴里是个问句,却把自己嘴里的烟拿出来放到他嘴里。老八张嘴叼上,两个人这套动作行云流水彼此都没感觉别扭。


杨子荣又呆了会,看老八困的眼皮都快睁不开了,就跟他说“你睡一会吧”


老八强撑着说:“没事!那个。。。你还能再呆一会,我不困!”


杨子荣心里突然有点涩涩的,看着老八嗓子眼跟堵了似的说不出话,最后挤了一句:“没事,你睡,我晚上再来”就火急火燎的跑了。


老八看着杨子荣的身影想,跟老子说个话就这么委屈你,到底是谁想滑啊。




午后的阳光打进来,老八迷迷糊糊的想了挺多东西,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脑子一团糟,他索性睡过去了。这一醒,就出了大事儿。


老八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东北白天短,他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是亮的,他就估摸着自己就睡了一阵。睡起来口干舌燥的,壶里也没水了,老八扯着破锣嗓子叫人:“诶!外面有人没!老子快渴死了!”


没人回答,老八忍不住骂了句“妈了个巴子的”


老八眼角一瞟,看到了一股黑烟。


这是啥?老八往窗户那蹭了蹭,看清了之后心里猛地一沉,顾不得刺痛的嗓子叫,“来人啊!!!走水了!!!妈了个巴子的人呢!!!!!”


黑烟滚滚的从旁边的屋子里冒出来,老八被呛的话也说不清。


老八又扯着嗓子勉强叫了几声,一口口水呛进嗓子眼让他破了音。


正巧这空当来了个人,发现走水的事情,一众人手忙脚乱的把火灭了,叫来了203.


少剑波眉头皱的死紧盯着屋子,“不管怎么回事儿,赶紧给我查清楚,这屋里幸亏都是些没用的草”他蹲下身拨了拨焦黑的木头,“如果是有人故意放火。。。”少剑波没再说下去,看向紧挨着的那间屋子,里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首长说话就是管用,不到傍晚就有人告发说看到有人扔烟头到那个屋里。


“是谁?”


“是。。。”男人有些为难的样子。


少剑波看他这样,心里也有数了。他叫站在一旁的高波,“你去,把老八带过来。”


“是!”高波转身要走,少剑波又加了句“把老杨也叫过来”




今儿下午一通吼,让老八这两天好不容易好一点的嗓子又疼了起来。他躺在床上后悔不已。这是共跳的事儿,他跟着凑什么热闹,他这没人疼没人爱的,还净干吃力不讨好的活。


老八越琢磨越不得劲,归结来归结去还是归结到杨子荣身上去了。


要不是胡彪那个玩意,老子在威虎山不知道多好!


这边正咬牙切齿,帘子一挑,进来个人。


“老八,起来,跟我们走一趟。”


老八翻着白眼不动如山,“哟,你谁啊。诶哟,你不是那个长腿吗?还是你要说你是坦克?呸!一帮不是东西的共跳!还想耍着老子玩儿呢!”


高波无奈,“你赶紧走吧,我们首长要见你。”


首长?是哪个?老八回忆着,好像就是那个跟胡彪走的可近那个。哼,啥首长,一脸小白脸样!


他自己不照镜子不知道这话可是给少剑波扣了个不小的屎盆子——他自己的脸比少剑波白多了。


不情不愿的站起来跟着高波出去,老八心里犯嘀咕。到底能是什么事儿呢?他左想右想是没什么的,就想着估计是203知道他对杨子荣那点心思了。共军还管这事儿呢?他扭脸看看高波,觉得这帮人脸上都一个表情,啥也看不出来,认命的磕磕绊绊跟着他走了。


“进去”


后面又人推了他一把,老八趔趄了一下进屋,只见满满当当坐了一屋子人,他们那个“首长”稳稳当当坐中间,旁边就站着杨子荣。


每个人都瞅着他不说话,老八心想,你们不说我也不说。这么大眼瞪小眼过了半天,少剑波说道:“老杨,你问吧。”


老杨?老八头扭了一圈,看见“胡彪”上前了一步,心里冷笑了一声。


杨子荣不慌不忙的走近他,老八扬着下巴梗着脖子。


他眼神在老八身上溜了一圈才开口说:“老八,你跟爷们说实话,火是不是你放的。”


TBC


本来是想写完最后这一点的。。。但是实在是写不下去了!卧槽屋子好冷啊!键盘好难用!再这样都要嘤嘤婴哭起来了好嘛!八爷快来安慰我!【滚】摆脱了深夜更文的我真是神(饿)清(的)气(半)爽(死)。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36)
  1. 江睨风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睨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