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
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我在东北玩泥巴(三)【九八】

什么什么症候群:

这章是@你听我说嘛 写的 设定上高波小天使和砖头都没死 希望各位看文开心~


那几天,203的人可是过的水深火热。
耳朵水深火热。
老八咿咿呀呀扯着破锣嗓子嚎了几天二人转,愣是吼的203的同志们这辈子都不想再听二人转。
“现在好了,嗓子哑了吧。”小白鸽眼睛盯着地面,一手搂着小栓子,“可是老杨现在才回来。”
“哎,你说老八这么闹腾,有意思吗,咱也不会放了他啊。”长腿纳闷。
“你以为他那是给咱们捣蛋呐?你也不想想,他是谁逮回来的?”
“不就是咱吗那还能有谁啊?”
砖头说:“管他是给谁捣蛋,总之就是碍到咱们了,哎,不整整他可不是我的风格。”
“怎么整?首长,你觉得嘞?”
少剑波头疼的按按太阳穴,双手撑住头,对正在讨论的战友们说:“行了行了,吵得慌,有什么问题,自行解决。”
“哎!得嘞!”战友们一同应声。少剑波见他们笑的得意,马上补充:“可不许闹大发啊,咱们要建立共产主义社会,不准动用武力。”
“是,首长!”
等少剑波走了,203的几个人赶紧凑到一起,嘀嘀咕咕的说了起来……


“有没有人啊,人呢,都去哪了?”
老八双手反绑,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喊着,偏偏嗓子坏了,一大声说话就往死里疼。半天没喝水,渴的他心里憋闷,但就是不见一个人进来。哪怕是看看他滑没滑也行啊?
“我要喝水,人呐!”
喊了半天,终于有人掀帘子进来了,是砖头。砖头没好脾气的看着老八:“干嘛干嘛,嚷嚷啥?”
“老子渴!老子要喝水!”
“哟,渴了啊?前两天吼成那样也不见你喊渴啊?”砖头戏谑道。
“哼。”老八心想我嗓子疼,懒得和你扯。
“等着。”砖头出去了。
回来的时候,砖头的手里多了一个茶碗和一壶水。他往杯子里到了点水,送到老八面前,“给!”
“个巴子的,你让我咋喝?”老八瞪他,示意了下自己被捆绑的双手。
砖头往他身后瞟了一眼,毫不在意:“嘁,还山贼呢,不会叼着喝啊?”说完把茶碗往老八嘴边一塞。
老八被憋的一肚子气,一松口水肯定洒,没法,那就着喝吧。
滴滴洒洒的喝了半碗水,衣服上落了一大片水渍,好歹觉得嗓子好受点了,老八就让砖头把碗拿走。
“我说,以后叫人叫名字,听见没?”砖头说。
“我哪知道你们叫什么,老子就知道一个胡彪,他妈还不是真的!你他妈让我叫谁?”老八一说这个,心里就别扭,不是个滋味。
砖头有点疑惑:“怎么,他还没告诉你身份呐?”
老八:“……”
“操,别他妈事多!”老八怒道。
“得嘞,你们自己的事自行解决,你下回叫砖头,我名。”
哼,老八没搭腔,心里有点点小感动。连不认识的人都来给他送点水喝,胡彪那崽子一眼都不来看,也是白近乎了他那么久。老八啊老八,你是不是蠢?啊?
老八自己想了一会,觉得有点不爽,好像少了点什么,仔细一想,诶,好像缺了点烟。
“砖头!砖头!给老子拿根烟!”
外面的人进来了,“吵吵什么吵吵什么!?啊?有病吧你嗓子不是烂了吗还喊呐?咋没喊死你啊?”
老八一看来人,面生,不认识,就说:“我叫砖头呢你来干嘛?”
“我是砖头我不来谁来?”“砖头”不满,“到底干嘛?”
“给根烟。”老八说。
“砖头”一脚踩到床沿上,弯了弯腰,“哟?都这地步了,还有心思抽烟啊?你心也是宽啊?”
“妈了个巴子的,你谁啊你到底?”老八不耐烦了。
“爷们就是砖头,怎么着?”
老八瞪眼:“胡咧咧,刚才进来那人我看的清清楚楚,根本不长你这样!”
“呵,你眼瞎,刚才那个是长腿,给老子记住咯!”
说着,“砖头”转身出了屋。
没一会儿,又来了一个人。
来人看起来比前两个年轻了点,带着副眼镜,老八上次下山的时侯见过他,枪法很不错。
“铁锁兄弟,我姓高,你叫我长腿就行。”长腿有礼貌的笑笑,给老八点了根烟。
老八叼着烟,很是奇怪,“不是,刚才砖头说那个长的高点的才是长腿,你比他矮点,我看的出来。”
“长腿”继续笑:“矮点就不能叫长腿了?那个是雷公。而且这只是个代号而已,别那么在意。”
“噢……”老八点点头,这理他也给胡彪说过,懂。
“铁锁兄弟,我来是想问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呐?”“长腿”问。
打算?没想过,老八微微摇头,这个还真没想过。最近的想法只有怎么让胡彪过的不是那么舒坦,结果唱了几天二人转那崽子还不在,现在心理建设还在缓和中,连下一步计划都没有,哪有时间想以后?
见老八不回答,“长腿”继续说:“如果不知道去哪里,不如就参军,加入我们共产党吧。”
“那哪行?”老八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开玩笑,让他一个从小接受正规土匪教育的人从良加入共军?不行不行,看这几天的粮食,就知道他们过的是啥样的日子,没肉吃?不行,绝对不行!
“…你再想想吧,203是没什么好东西,但是我们都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过上好生活,如果你们加入,将会是我们强壮的力量。…我先走了。”“长腿”拍了拍老八的肩离开了,到门口的时侯外面又进来一个人,老八就听见他说“坦克,我说了给他时间再仔细想想,你别逼太紧。”
坦克说:“行,我就是来拿个水壶,刚放这了,首长那边少一个我给拿过去。”
音还没落,老八就见着了坦克的人。
……
卧槽?你他妈不是雷公吗?刚才长腿说你是雷公啊?你怎么又变坦克了?
“你他妈到底是誰?!”老八嚷嚷着,人多就欺负他是不是?!
“我坦克。”进来的第一个人,也就是“长腿口中的雷公”,“砖头口中的长腿”,“他自己口中的砖头”说。
“妈了个巴子的,你们到底谁是谁?!敢不敢用真名?!都他妈跟胡彪一个熊样……卧槽滚滚滚!别他妈出现在老子面前!”老八被他们搞的晕了吧唧,彻底分不清谁是谁了,再加上又想起“胡彪”尚不说明的真实身份,心情差得要死,干脆艰难万分的转了个身,听到不知道是谁的那个人出去的声音,忍不住骂了起来。
“妈了个巴子的,都他妈骗老子,没一个好东西,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稀罕老九那个人,呸!屁的老九!要不是那王八蛋,我怎么会成现在这样……”
“笃笃笃”,门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滚滚滚!不管你是哪个,砖头雷公长腿,都给我滚滚滚!”
外面的人低低的笑了两声,道:“砖头雷公都滚了,胡彪用不用滚?”


TBC
本人被最后一句苏死了 在宿舍床上翻腾中 今天被她批评我写文急吼吼…所以我俩又讨论了大纲 每一次更新我们都会很用心 每一个梗都讨论很久 经常是一两个小时【话痨的痛苦】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
热度(48)
  1. 不老少年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2. 江睨风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睨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