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
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我在东北玩泥巴(二)【九八】

什么什么症候群:

这一章是我写的了。。。


接上 我写完直接发所以不会校对 欢迎捉虫






老八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怎么说的呢?其实说起来也简单。老八自己心里明镜似的,他对杨子荣是不能有好了。


他自己清楚,也清楚杨子荣是个什么态度。这事儿在寨子里不算新鲜,毕竟寨子里基本都是男人,而且他二哥是有这毛病,还被他撞见过。所以老八自己没觉得丢人,但是就是怄自己,怎么看上了这么个人。他有时候想想都恨不得自己没被三爷捡回来过,也不会碰上杨子荣。


经过上次那么一闹,老八心里就结了个疙瘩,他总觉得自己亏了点。其实他哪只是亏了一点,他现在给人绑着,亏的大发了,可是就单单记挂着到现在还没知道“老九”名字这事儿。他嘴上说着不在乎,却抓心挠肝的想知道。


另一方面呢,他还惦记着给杨子荣捣乱这事儿。想了好几天,他终于想出个法儿。




“砰!”少剑波忍无可忍的把杯子摔到桌子上,冲外面吼:“到底是谁!长腿!长腿!”


“诶,首长”长腿探身进来。


少剑波只觉得血气冲顶,没好气的问:“谁在那唱二人转!”和着这声怒吼又传来了几句,“这。。。这都唱的些什么玩意!”


长腿无奈的解释,“首长,是老八在那唱呢。他自己也不知道咋想的,把二人转歌词全换成骂老杨的了。。。一天唱好几出不带重样的”


少剑波说:“堵上他的嘴!”


长腿摆摆手说:“首长,老杨走之前交代了,他要不是想跑,就别近他的身儿了。”


少剑波一口银牙咬碎,最后烦躁的挥挥手让长腿出去,端起杯子猛灌了一大口,心里恶狠狠的想:杨子荣!等你回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和你这祖宗!




唱完了今天这出,老八满意的端起茶水润了润嗓子。可这茶水顺着喉咙流下去拉的生疼,疼的他眼睛都给眼泪糊住了。老八揉着嗓子心里纳闷,这都唱了好几天了,老九也是沉得住气,现在还没来找他的事儿。


说着他又往窗外看了看。除了看守他的小战士,人影都没一个。


老八心里觉得有点不是滋味。杨子荣拿下威虎山之后算是个英雄了,天天被少剑波带着这儿转转,那儿走走,其实这么长时间下来俩人都没怎么碰面。可是原先至少还三天来一回,这都一个星期了,老九的衣服线头都没瞅着一个。老八觉得自己跟个娘们似的,却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把老九比作负心汉类的角色。




又过了三天,杨子荣终于回来了。他刚下马,就看见少剑波急吼吼的走过来,他礼都没敬完就被少剑波一把抓着连拖带拽的塞到屋子里了。


“呦呦呦,怎么了这是。。。诶您轻点!”杨子荣胳膊一甩挣脱少剑波。


少剑波一转身指着他鼻子,“杨子荣!你瞅瞅你干的好事儿!”


杨子荣一笑,“诶首长你都知道啦,诶呀这我才从山下上来,都没汇报呢您都了解了。您给我布置的任务啊,我完成的那是。。。”


“没跟你说这个!”少剑波打断他。


“那是啥?”杨子荣疑惑。


“你过来!”少剑波又拉着他急吼吼的往外走,七拐八拐,到了老八门前。


少剑波食指竖在嘴唇上示意他噤声,杨子荣疑惑的看了看他。就见少剑波比了个一二三,然后一声嘶哑的声音传过来。


杨少二人就和听小媳妇墙角的大爷们似的听了半天,少剑波是越听越恶心,杨子荣是越听越无奈。一曲终了,少剑波把杨子荣拉到一边说:“行了,我知道了,您放心,这事儿我能处理的了。”


少剑波冷笑一声,“我没想问你处理的了不,今儿我把话撂这,你是处理的了处理,处理不了我就处理了你!”


“行行行”杨子荣连声答应,“您放心,放心。我还以为多大事儿呢。这大冷天的,快回去吧,我这就进去,咱俩谁也别在外头冻着了。”


少剑波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杨子荣这才撩开帘子走进去。


他进去的时候老八正拿着壶倒水喝,脸都没抬开口就是:“滚出去,不是来学二人转的都给老子滚。”


杨子荣听到他声音皱了皱眉说:“你让谁滚出去呢,你这嗓子是咋了?”


老八听到他的声音,浑身一怔,壶盖喀拉一声。


杨子荣看他没回答,索性坐到炕上,边掰过他的脸边说:“问你话呢,你这。。。诶哟我操!”


老八冷冷的看着杨子荣甩手,缓缓的把水壶放下,看样子是打定主意一句话都不说。


杨子荣说:“老八,你干啥啊到底。你烫我干啥,还有你这个嗓子,怎么哑成那样了。”


“哼,你不都知道吗?”


“我知道个屁啊我,我他妈今天才回来,你给我这甩啥脸子。”


“你那个首长没跟你说?都在外头听我唱半天了还扯谎呢啊,”老八靠在一堆被褥上,抬着下巴看杨子荣,“老九啊老九。。。”


原来他知道有人在外面。杨子荣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老八这是要干啥。老八自己可能察觉不到,但是杨子荣门清,他就是想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罢了。但是他这有勇无谋的,连人在不在都不知道,就把嗓子唱成这个样子了。


老八说完那句话就闭了嘴巴看着窗户。杨子荣又呆了会,说:“老八,你这嗓子不能这样。我去问问小白鸽怎么弄,我现在回来了,你要是想骂我了,就敲敲桌子让外头的人叫我过来,咱俩喝着酒你好好骂我。”他顿了一下,还是补充道,“别在这糟蹋自己了。”


杨子荣说完这话转身就走了。老八把眼神从窗户上收回来,盯着晃动的门帘看了会,把桌子踹翻了。


TBC


今天二刷了威虎山!老九刚到威虎山青莲试探他的时候 老八替老九说情 我妈就说 诶他还挺向着他呢   我擦啊!机智的妈妈啊!敏锐的妈妈!然后我妈就在后来每一次老八护着杨子荣的时候都来一句 他怎么这么护着他呢  这都是爱啊麻麻!!!!!老二试探杨子荣的时候 他拿个机关枪突突突 老二在那喊他他不听 老八在他旁边也不拉着他 直到老六上来一把把老八拉开了233333333 怎么那么萌啊!而且那段戏老八好白 麻麻说 这个老八长得白白嫩嫩的呢       麻麻我爱你啊!

评论
热度(42)
  1. 不老少年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2. 江睨风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睨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