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
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我在东北玩泥巴(一)【九八】

什么什么症候群:

这是个接文 第一章是@你听我说嘛 这个妹子写的 我看情况晚一点会有第二章 排版有问题待会有修正…

少剑波把挑着的帘子放下来,对着正抖索貂皮大衣的杨子荣说:“你到底咋想的” 


“啥咋想的”杨子荣抬眼看他。


 “那人”少剑波朝里面指了指,“你准备咋办。” 杨子荣笑起来,“首长诶,你就放心吧,跑不了他”


 里屋的人大喊大叫的背景音就没停过,“老九!胡彪!你你你!妈了个巴子的!亏老子那么信任你!你爷爷的是个鬼!快把你爷爷放了!……” 


杨子荣看看一脸不忍的少剑波,去小白鸽那要了半个馒头,回来进了里屋。 老八被死死捆在柱子上,看到杨子荣进来,还一副“就算你能动我也不怕你”的样子,老八心理来气:“个巴子的,早知道你是鬼,老子还犯得着掏心掏肺的对你吗,我真……” 杨子荣拍拍老八的背,揽住他的肩,“老八,三天没吃东西了,也该饿了吧?” 


“犯得着你管?”老八把头扭向一边,做出“死都不吃你们的饭”的架势,肚子却在这时“咕咕”响了起来,老八的脸有些发烫:个不争气的肚子!


 “哈哈,还犟什么,夜里你抱怨没饭吃,声音又不小,我能听不见?” 老八狠狠的瞪向杨子荣。


 “咱这不像你在山上当土匪的日子,两三天吃不上饭正常得很,你得习惯。这半个馒头你先垫垫。”杨子荣递给老八。


 “你不放开老子怎么拿?”老八翻了个白眼。 “忘了这茬了。”杨子荣一拍额头,“松开你可以,但你要是跑了咋办?” 


“跑?我都这样了,跑哪去?再说了,你不会就松一只手啊?” 


杨子荣一副“就等着你这么说”的表情,在老八后悔懊恼的注视下解开了绑着他双手的麻绳,把馒头塞到老八左手里,又把他的右手绑了回去。


 “哼!你有种!”老八气呼呼的骂道,咬牙切齿地咬了一口手中的馒头,好像那就是眼前这个恨不得好好抽一顿的“胡彪”。 杨子荣看着老八那生气的样子,不知怎的就挺想笑,刚想叫他,突然发现叫“老八”不是那么合适了,毕竟自己就是个“鬼”,“老九”这个人就不应该是存在的,这么想着杨子荣就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个什么名儿”  


老八含着馒头也不忘了骂他:“滚滚滚,老子看见你就烦!”  


“现在烦我了?之前怎么不烦?”杨子荣往前凑了凑,老八立马警觉的往后退了退说:“那能比吗!之前你是我兄弟,有名儿没名儿重要吗?只要我喊你一声你能知道是你不就得了。”  


杨子荣想了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俩人没再说话,这沉默一直持续到老八被馒头噎着为止。


 老八咳的惊天动地的,脖子和脸一片通红。杨子荣也算是见过大世面了,看到这个场景居然也有点不知所措。老八颤抖着双手指了指水壶,杨子荣这才算反映过来,接了杯水给他喂下去。 气顺了一点老八就指着他吼:“噎死老子了你知道不!”然后声音突然委屈下来,说“亏的在山里老子还对你那么好。。。”  


杨子荣听他声音渐渐低下去,回头看他,发现老八早就把头耷拉到胸口了。


 “那你当时干嘛对我这么好。”  


“啥?”老八抬头,发现杨子荣神情严肃,没半点玩笑的意思,倒是认认真真问他的。


“我。。。你是新来的弟兄,我当然对你好。” 老八破罐子破摔的说:“我稀罕你” 杨子荣根本没当真,一巴掌呼过去说:“你特么有点正行” “我怎么没有了!”老八突然激动起来,他觉得委屈,不甘,虽然心里有这个准备,真赶上了也能让大老爷们流出几滴马尿来。  


老八挤吧挤吧眼睛,做了一下心里建设又骂道:“老子从小吃在土匪窝,长在土匪窝,老子就是这个形!你怎么着你还不乐意看了啊!爷们就是这么尿性你不爱瞅拉倒!你早不说呢!你怎么早不说!”声音哽了一下,老八咽下一口气,发狠踹了一脚桌子,背过身不看杨子荣。  


杨子荣叹了口气,知道没法谈了,起身向外走。他才把帘子撩起来,听见一个声音说:“老子没名没姓,道上人称小铁索!”  


杨子荣挑着帘子的手顿了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小铁锁!哈哈哈哈!”然后大笑着走了出去。 老八一下子蹦了起来想追出去打他,结果左手就被麻绳牵了一下,绊住了。没法,只能踹飞了一边的凳子泄气。 “妈了个巴子的胡彪!胡彪……卧槽,这玩意估计也不是真名!” 


想想自己对着一个假名字假身份一点也不了解的人也热乎得起来,老八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好骗了点?


那可不对,要是老子好骗,还能坐稳八大金刚的位置?肯定是那假胡彪给老子灌了什么药!哼,那货还挺会演,什么都装的跟真的似的!


想到老四那事,心里又不是个滋味:说不定那王八蛋真和大嫂有一腿呢? 老八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气闷,恨不得把假胡彪扯回来狠狠撕上一通! 


不行不行,老子可得想个法子把这些帐都讨回来,要不老子就不是八大金刚小铁锁!(…)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首先…… 对,首先他得有个滴水不漏的计划…… 个头啊!


以前都是兄弟几个一起想!他跟着办就行!让他自己想报复计划?怎么可能?他老八是这么阴毒的人吗?! 


况且…况且…… 老八想到了什么,脸色一黑,冲着杨子荣离开的方向瞪了一眼。 老子烦也得烦死你!


TBC
里面有一小段是我写的好吧…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
热度(38)
  1. 不老少年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2. 江睨风拉粑粑魔仙女王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睨风 | Powered by LOFTER